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土耳其、美國、庫德族,「三角」關係的糾葛


%e6%9c%83%e5%93%a1_%e4%bf%a1-01

取材:聯合新聞網、BBC中文網、中時電子報、中央社、路透社、法新社

 

土耳其 vs 美國:美國副總統出訪土耳其「搓湯圓」

美國副總統拜登(Joe Biden)於8月24日訪問土耳其,並且在安卡拉和土國的領導層峰舉行會談,尋求修補7月15日流產政變後的緊張關係,也觸及到殲滅「伊斯蘭國ISIS」的議題。拜登是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在政變失敗以來,造訪層級最高的西方官員。 拜登光是過去兩年就兩度單獨與埃爾多安面對面會談 ,是歐巴馬政府中稱得上和埃爾多安私交甚篤的政治人物。

Vicepresedintele Joe Biden in Romania

拜登這次走訪土耳其勢必得拿出招牌的魅力與非凡領導能力,因為外界預期土國官員將對他施壓,要求引渡旅居美國的伊斯蘭教士葛蘭(Fethullah Gülen)。安卡拉當局指控葛蘭下令發動政變。 華盛頓表示需要看到證據而非只是指控,這樣的態度激怒安卡拉當局。土耳其官員已經警告,如果沒有遣返葛蘭,將損及美國與這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 關鍵成員國的關係。政變未遂事件導致土耳其反美情緒高漲,親政府媒體的部分人士以及甚至一位內閣成員也暗示美國插手政變。美國國務院在拜登出訪前已收到土耳其方面遞交的引渡書,國務院發言人托納在8月23日例行記者會上並未提供包括引渡理由在內的更多資訊。美方將在全面評估引渡文件後對土方的引渡申請作出決定。拜登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會晤時,也就引渡問題說:「直到目前為止,沒有受到任何有關葛蘭涉及指使政變的證據」。他同時向埃爾多安表達未能在未遂政變後更早一些訪問土耳其、表達對安卡拉的支持感到遺憾。

土耳其總理尤迪倫(Binali Yıldırım)承認,政變流產後土、美關係需要改善。 他說:「拜登為什麼來訪?來搓湯圓。」他又說:「拜登的葫蘆裡能賣什麼藥?有敘利亞議題與土、美關係。」 隨著伊斯蘭國聖戰士在敘利亞北部地區的勢力減弱,拜登也將討論讓庫德族民兵與安卡拉支持的反抗軍將好戰分子逐出賈拉布魯斯(Jarabulus)等鄰近土耳其的敘利亞城鎮。

 

土耳其 vs 庫德族:一團混戰

8月24日,土耳其軍方發起代號「幼發拉底之盾(Euphrates Shield)」軍事行動,共計包括土耳其陸軍的裝甲、砲兵、特戰等地面部隊、親土耳其的敘利亞自由軍(Free Syrian Army,FSA)5000多名戰士,配合土耳其空軍、美軍的優勢轟炸和指引下,奪取了遭ISIS佔領達兩年之久的賈拉布魯斯(Jarabulus),ISIS殘餘的敗軍則撤往另一城鎮巴布(al-Bab)。

土耳其政府這次直接對敘利亞用兵打擊ISIS武裝,除了報復過去在土耳其邊界、政經要城等地恐怖活動的一箭之仇外,也「順便」狠狠修理庫德族一番。根據BBC報導,土耳其砲兵除了砲轟賈拉布魯斯,也轟擊賈城南方約30公里的曼比季(Manbij),此地為庫德族人民保衛軍(Yekîneyên Parastina Gel,YPG)所控制,YPG和土耳其的內憂大患「庫德族工人黨(PKK)」關係匪淺。

Kurdish YPG Fighter

土國的國防部長伊什克(Fikri Işık)8月25日受訪也不諱言表示:「此次行動的首要目標就是避免庫德族武裝繼續在邊境攻城掠地」。大白話的弦外之音就是:「打ISIS跟打庫德族武裝若放在同一天秤,打後者比前者更重要」。這一直都是土耳其的戰略方針,但ISIS的氣燄確實讓土耳其忍無可忍,藉此機會,土軍一次清理兩個戰場。8月26日,土耳其東南部錫爾納克省(Şırnak)靠近敘利亞邊界的警方據點遭到汽車炸彈攻擊造成多人死傷,土耳其空軍又再度出動空襲曼比季,雙方的纏鬥還是沒有平息。

 

美國 vs 庫德族:彼此的連結是助力還是阻力,雙方心裡有數

上一段提到庫德族人民保衛軍(Yekîneyên Parastina Gel,YPG)正是美國的反IS聯盟中實力最強者。就在土耳其出兵、接待拜登的當天,YPG收到美方的消息,要求YPG撤離幼發拉底河西岸,否則日後將不再獲得美軍的支援。對此,YPG也立刻發表強烈抗議。但美國顯然要用YPG來交換土耳其的援手。拜登強調:「美國絕對不允許庫德族軍隊趁機在建立獨立的庫德族國家,沒得談,就這樣。土、敘邊界不會出現別的政治實體。」拜登強硬表示。

美國過去將YPG視為打擊IS最重要盟友,這樣的重話實屬罕見。美國外交界的雜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分析,土耳其此次加入反擊行列,除了確實有需要掃蕩邊界上的IS勢力,另一項目標則是藉機要求YPG不得越雷池一步。人民保衛軍發言人瑟里(Redur Xelil),在25日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也明確拒絕了美國副總統拜登(Joe Biden)的要求。瑟里相信,看在這些多年來與極端組織孤軍奮鬥的人民保衛軍戰士眼裡,土耳其此次出兵敘利亞的動機還是針對著庫德族人而來。

Kurdish Political Parties.png

敘利亞庫德族民主聯盟黨(Syrian Kurdish Democratic Union Party)的納桑(Idris Nassan)對記者表示,為防止庫德族在幼發拉底河西岸壯大,進而成立自治政府,土耳其可能將打著反對恐怖主義的旗號一路殺到拉卡。他甚至懷疑土耳其的行為得到了敘利亞阿塞德政府的默許,因為在事發當下,敘利亞政府除了譴責土耳其「入侵」領土(然而此地卻是敘利亞政府的「失土」)外,沒有其他作為。土、敘兩國可能在戰略上出現微妙的變化。

畢竟不論是阿塞德或埃爾多安的角度出發,執政者都有維護國家領土主權完整的共同目標,理所當然不會是庫德族的朋友。甚至念頭一轉還有聯手消滅庫德族的默契。

 

小結:目前還無解的「三角習題」,苦的是無辜蒼生

隨著伊斯蘭國勢力的逐漸消退,美國似乎也有運用土耳其之力消滅人民保衛軍的想法。畢竟相比起接受伊拉克庫德族自治政府指揮,完全由美國一手扶持起來的庫德族自由鬥士而言,人民保衛軍的恐怖主義色彩太濃厚,難保不會在未來成為新的伊斯蘭國

庫德族在伊拉克、敘利亞、土耳其三國交界處擁有龐大的勢力,尤其伊、敘兩國庫德族的據點正巧都是該國重要油田產地。一次大戰後,列強不願意讓庫德族人單獨建國而將其控制範圍一分為三,也形成今天這樣無法收拾的結果。無論是在伊拉克、敘利亞、土耳其境內的庫德族人,都擁有高度的民族自主性與愛國情操,不願接受任何帝國主義列強的拋棄與玩弄,他們的夢想是建立庫德族為本體的國家,然而和政治現實完全扞格不入,也看不出妥協餘地。

不論伊拉克庫德族自由鬥士還是敘利亞人民保衛軍,兩方都面臨列強和地緣政治壓力,國際間的政治、外交角力讓這場「三角習題」目前還是無解,也希望檯面上頭的政客們能為底下的蒼生多設想一點吧!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