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土耳其走向總統制,超級總統的誕生?


取材:BBC中文網、聯合新聞網、中央社、法新社、土耳其廣播電台

 

低空飛過的公投通過案

2017 Turkish referendum ballot paper 1

2017年4月17日,土耳其以51.4%的支持得票率通過公投修憲,將現行的政治體制從內閣制改為總統制,掌握任命內閣人事與通過國家預算的絕對權力。公投過關後,被認為是最大贏家的現任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在勝選晚會上高呼「土耳其勝利了」,隨後進行電視演說,以體恤口吻感謝有投票的所有選民合力做出「歷史性決定」。更承諾將針對「恢復死刑」、「歐盟入盟談判」等跟國內政治領袖商討凝聚共識,倘若行不通,並不排除發起新一輪全民公投的可能性。

土耳其憲法對總統有一個特殊名詞,意思是「人民的總統」,總統本來是虛位總統,實權由總理掌控。但公投通過後,這一切都將改變,政府將取消總理職位,由埃爾多安直接掌權成為強人總統。

埃爾多安原本預期贊成修憲的比率會高達六成,結果卻是相反,三大城市:伊斯坦堡、首都安卡拉、伊茲密爾(Izmir)都是反對聲浪更大;伊斯坦堡更算是埃爾多安的家鄉和發跡地,因此這結果令人頗意外。這次海外的選票扮演關鍵少數,執政黨拿約290萬張贊成票,其中奧地利、比利時、荷蘭的支持率更達71%至75%,德國亦有63.1%贊成。分析師指出埃爾多安與土國官員為向歐洲僑民宣傳修憲,跟多國鬧僵之後,反而激起支持者的投票意願有關。

 

反對陣營的控訴

Kılıçdaroğlu referandum Diyarbakır 2017.jpg

在野陣營在公投後提出證據,指控投票過程「明顯違紀」,並將提出重新驗票之訴。最大反對黨共和人民黨(Republican People’s Party,CHP)質疑公投結果合法性,認為投票過程有瑕疵,要求重新點算60%的公投票,他們批評未蓋章的選票視為有效票是違法舉措,當埃爾多安的支持者欣喜地在大城市遊行時,反對公投者聚集在伊斯坦堡街上敲擊鍋碗瓢盆,這是土耳其傳統的抗議方式。但選委會指選票全是該會提供,即使無政府蓋印亦有效,過去選舉亦有同樣情況。而幾乎所有投票據點都有各陣營的代表在場監票簽核結果。不過,國際觀察員仍指出公投是在「不公平競爭環境下」進行。

 

歐盟冷處理,美國送暖

德國外長加布里爾在結果公布前不久說:「我們期盼彼此能冷靜以對,平等相待」。不隸屬歐盟的人權團體歐洲委員會(Council of Europe)發表聲明:「土耳其也是會員國之一,有鑒於正反雙方得票差距些微,安卡拉官員應『小心』考慮後續行動;土耳其需確保『歐洲人權公約』所訂的司法獨立與法治原則得到尊重」。歐盟委員會(EU Commission)則呼籲土耳其在實行憲法修正時「尋求國內共識的最大公約數」。

Donald Trump

相對歐盟「冷處理」,並且對公投投票過程中的爭議指指點點,美國的態度相對給予土耳其「安慰」,土耳其官媒「阿納多盧通訊社」(Anadolu Agency)引述政府消息人士,川普已致電埃爾多安,就成功通過修憲公投一事道賀。川普也呼籲埃爾多安尊重土耳其人民的基本權利。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唐納 (Mark Toner) 表示,「美國將持續與土耳其保持穩定的合作關係、協助土耳其的民主發展,尤其是關於社會多元與媒體自由。」

 

制度沒有問題,誰來掌舵比較重要

Erdogan Turkey Defends Press Crackdown

埃爾多安從2003年開始掌權,他與執政黨(正義發展黨)曾經對經濟做出貢獻,包括壓低通膨並發展經濟;杜絕軍方干政及官僚貪腐,強化公民自由,並與庫德族和談,促使埃爾多安順利登上權利的高峰。時至今日的土耳其卻也衍生許多問題,在敘利亞爆發內戰的陰影下,ISIS及庫德族民兵相繼對土耳其展開恐怖攻擊,加上2016年發生流產政變,埃爾多安發動「清洗」,導致人心惶惶連帶影響經濟活動,讓土耳其在2016年政治、經濟都繳出一張「黑壓壓」的成績單。
埃爾多安訴諸群眾,土耳其需要一部能促使政局安定的新憲法,必須有強勢總統,才能激起人民的動力,並趕走敵人,他自己就是不二人選。可是新憲法貼近國家主義者所主張的「非自由式民主」,例如匈牙利的總理奧班及俄羅斯的普丁等,埃爾多安的右派傾向已朝他們看齊。但弔詭的是,即便路線上都是「向右看齊」,但彼此間卻齟齬衝突不斷。回到土耳其這次公投的結果,內政上而言就是獲勝方幾乎「整碗捧走」,國會的約束力很難阻礙強勢總統施政,而執政黨有權操控體制,例如司法與媒體等。分析家指出,土耳其採取「贏者全拿」的政府體制不合時宜。土耳其是溫和遜尼派主導的國家,庫德族、什葉派穆斯林,希臘裔、亞美尼亞與猶太人仍在土國占有一席之地,並且在世俗、宗教及民族方面都與主流的土國人不時爆發衝突,如果排擠其他族群,土耳其將永無寧日。

 

地位不容小覷的土耳其

Peace.

實施新憲法的負作用即在於埃爾多安本人。土耳其在2016年政變失敗之後就一直處於緊急狀態,政府權力被嚴重濫用,只要被埃爾多安視為威脅,都要遭殃。作為一個「最民主的穆斯林國家」如土耳其,是實驗民主政治能否在伊斯蘭國家生根的場所,其實有必要在西方的民主主義與中央集權型國家主義之間遊走,不能偏廢任何一方。「經濟學人」指出,西方國家不能放棄土耳其,而是必須更有耐心相處,這才合乎各國利益。土耳其是北約的一員,也是地區性強權之一,地位太過重要,不能讓土耳其任意浮沈。敘利亞若要追求和平,土耳其絕對不可或缺,土國可以和俄羅斯交好,但若完全倒向俄羅斯,對西方國家絕沒好處。況且土耳其是難民進入歐洲的通道,此時不少歐盟國家碰上選舉年,執政者面對國內排外勢力日漸強勢必須作出政策,土耳其從來不是「最佳解」,但卻是目前的「可行解」,即便歐盟各國深覺已被土耳其掐住軟肋,但又有哪一國能取代土耳其擔任緩衝?

歐盟是土耳其最大貿易夥伴,與西方維持交往其實最符合土耳其利益。歐盟與土耳其維持關係,也可牽制埃爾多安的政策傾向。雖然土耳其在未來相當時間內還無法加入歐盟,這也是埃爾多安下一個想推動公投「Yes or No」的藉口;但如果歐盟放鬆條件,分成多個層次,給土耳其一個找到合適的舞台,相信這是土耳其在公投決定採總統制之後,「兩害相權取其輕」的計策。

 

 

Web
Webber,學生時代,同學朋友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 一直以來就對 土耳其這個橫跨兩塊大陸之間的國家充滿興趣。也是我第一個造訪的歐洲國度,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經濟正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旅遊咖20170210-03 土耳其古爾莎gulsha玫瑰水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