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當地時間:
安卡拉天氣
[wunderground location="Ankara, Turkey" numdays="1" iconset="Elemental" layout="simple" measurement="c" showdata="pop,text,conditions,highlow" language="TW"]
當地
時間

埃爾多安的總統夢,聰明反被聰明誤?


取材 :中時電子報、聯合新聞網、新華網國際、法新社

延續熱門的土耳其選舉話題,在埃爾多安的總統夢,恐難「輕騎過關」之後,局勢似乎轉變得更快更出乎意料?

 

從「被看好」到「被看衰」

無標題
約莫兩星期後,土耳其將迎接修憲公投後的首次總統、國會大選,原本外界一致看好現任的總統埃爾多安能挾著民粹主義、國族認同、外交政策,順利帶領個人與執政的正義與發展黨「輕騎過關」,拿下總統、國會多數。不過最近局勢似乎有些變化,原本被看好的埃爾多安因為一連串的問題開始顯得左支右絀,看好度開始下修,甚至有人認為土耳其得進入「第二輪」投票才能選出帶領國家的領導體系(註)。

究竟發生什麼事讓埃爾多安從「被看好」到「被看衰」?讓我們來從經濟、政治面簡單解析!

註:
所謂的「第二輪」投票有兩種情況,第一是土耳其憲法規定總統選舉採兩輪投票,若無參選人於第一輪選舉中過半,就由首輪最高票、次高票的候選人進入第二輪投票;另一種情況是土耳其國會若沒有任何政黨取得過半席次。本次的議員將由550席提升到600席,政黨在81個省選區中須先拿到10%的得票率得分配席次,不隸屬政黨的參選人得票超過10%也可當選。新制度也允許政黨間組成聯盟,新制度已取消總理一職,但總統可用整合失敗的為由解散國會重選。

 

「過熱」的經濟問題迫使強人低頭

相關報導:土耳其一口氣升息300個基點 狂人總統也得向市場低頭

土耳其里拉的走勢一直備受外界關注,眾所周知埃爾多安的「經濟學」是「降息」刺激經濟,結果熱錢湧入後並不是用在投資土耳其而是藉機炒作匯價,進而使得土耳其里拉一路走貶,自2018年初至今里拉對美元重貶超過25%,只比阿根廷好一點;土耳其中央銀行鑒於5月甚至出現單日貶幅5%的離譜情況,終於出手一口氣大調基準利率300點(一點是0.01%),接著再次出招拉高重貼現率,還動用存在美國的黃金儲備(對此兩國還打了一場口水仗),挽救里拉的頹勢。

埃爾多安近日在一場公開場合首次談論到里拉的低迷衝擊民生,終於低頭承認「升息」是對的政策,還表示穩定匯價是政府的責任,執政者必須要嚴打通膨,顯然經濟「過熱」的副作用已開始發酵,讓執政者「大夢初醒」。

世界銀行日前發布全球經濟展望報告,預估2018年的土耳其經濟成長4.5%,比起年初的3.5%上修1%,對於執政團隊來說本來是利多,但是世銀也有預警土耳其的經常帳赤字佔國民生產毛額(GDP)比重太高、里拉的貶值效應、外債太多等不利數據,這些都會造成經濟成長被這些負面走勢抵銷,導致「空有成長,實則虧損」的情況,老百姓享受不到成長的好處,反而是被節節走高的通膨壓得喘不過氣來。土國常年的通膨都在7%左右(臺灣只要破「2%」大家都受不了),而土耳其剛出爐的5月份通膨數字來到12%,遠遠高過土國央行的損點「5%」,必須透過一連串的介入來壓制「亡羊補牢」。

 

在野勢力急起直追,對手政客不嘴軟

Muharrem İnce
目前土耳其檯面上一共有5位總統候選人,除了現任的埃爾多安,共和人民黨的殷斯(Muharrem İnce),人民民主黨、好黨(民族主義行動黨分裂的新政黨)、幸福黨都推派出參選人應戰。其中埃爾多安、殷斯已開始呈現「對決」的態勢,根據土耳其多項民調顯示,殷斯的民調從參選的那刻起就開始累積人氣,原本還落後埃爾多安超過20%,如今差距縮小到15%上下。雖然比例還很懸殊,不過殷斯積極整合其他在野勢力,例如好黨、人民民主黨的兩位參選人支持度都在10%左右,倘若整合成功其支持度將微幅超越埃爾多安!這也讓一向伶牙利嘴的狂人總統近期顯得「比較安靜」,開始端出牛肉也少了張牙舞爪的氣焰。

色彩屬於左派的殷斯其實也是個「嘴砲型」政客,善用犀利的言詞、挖苦的語調嘲諷對手(主要當然是埃爾多安),兩人多次公開場合言詞交鋒,埃爾多安不僅沒討到便宜,反而因為執政的包袱處於挨打局面。殷斯對於土耳其當前的國內外局勢、國策走向其實也包裹民粹主義、民族主義,只不過手法相對細膩、溫和,比較能拉攏經濟型、中間選民的認同,更重要的是「這個反對者說話有人聽」,讓土耳其的選舉過程不再流於一言堂

 

不論打多少勝仗,經濟永遠是主軸

埃爾多安打選仗向來以積極著稱,甚至被形容有著「鬥雞」的性格,自參政以來幾乎未嘗敗績。但在大選白熱化之際埃爾多安卻越來越低調,聲勢也因為對手的強力挑戰而開始僵固、甚至下滑。分析家指出,埃爾多安或許在跑行程過程當中嗅出了人民的不滿,即使這些人是死忠支持者。換成臺灣的用語就是基本教義派仍會「含淚投票」,但多數民心卻是埃爾多安所挽不回的。

翻攝自SON SEÇİM ANKETİ | ERDOĞAN’IN OYU KAÇ ? HDP BARAJI GEÇİYOR MU ?影片畫面

法新社的報導,安卡拉MAK諮詢公司(MAK Consultancy)本月稍早民調顯示,5400名受訪者中,4成5認為土耳其最重要的議題是經濟。即使土耳其的軍方在敘利亞打了勝仗,同時迫使美軍、庫德族人民保衛軍離開戰略要衝曼比季,但是選民心中仍認為「經濟」才是大選中土耳其人最關心的問題

土耳其統計局(Turkish Statistics Office)發布土耳其人對經濟的信心指數,結果是節節下滑:相較於4月的71.9,5月消費者信心指數來到69.9。放眼各國的選舉,經濟表現往往會影響投票行為,如果土國人民認為自身的荷包目前正遭受損失,同理可證這就會影響選舉結果,對於現在的執政者而言絕對是不利的。

或許埃爾多安想藉由形勢一片看好,打鐵趁熱提前選舉穩固江山,怎知道機關算盡卻「聰明反被聰明誤」,讓自己陷入經濟、在野勢力迅速整合後反撲的泥淖?

 

兩週後的選舉結果就可見分曉,我們會持續鎖定關心!

Web

Webber,學生時代大家都稱呼我 「歷史地理通」,大學唸的是企管系,走得職業是國際運輸業,任職於國際型海運公司。一直以來對土耳其充滿興趣。希望透過不同於傳統學術的眼光,用我的所見、所接觸、所聽聞的資訊和大家分享這個充滿歷史文明、人文衝突、處在十字路口的國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